海棠书屋 > 网游小说 > 顶级甜诱,大叔宠妻太恼火 > 第12章大叔开始护妻了
    唐心这一起身,整个客厅里的目光全部落在她的身上,毕竟在大家眼里她只是个外人,还管不了厉家的事情,更没有她说话的份。
    唐心站在客厅中央,看着司夫人,问她:“司夫人刚才的意思是厉盛澜腿没受伤这婚便结,怎么样都行,但他现在伤了就不行。
    那我倒要问问司夫人,若是哪天司老爷腿也伤了,你是不是就该递上离婚协议书了?”
    唐心这话一问,司夫人和司老爷的脸色自然不好看了。
    唐心轻笑,看着司老爷:“那司老爷可得注意了,千万要保重自己的身体一定不能受伤,不然你家夫人可是随时会卷款跑路哟!到时候司老爷就真成孤家寡人了。”
    别墅门口。
    林深正推着厉盛澜赶回来。
    本来厉盛澜是不想回来的,但林深说厉太太也在厉家,他便放下手头的工作赶了回来,却不想一回来便听到唐心义正言辞的话,他扬手,让林深停下,先别进去。
    厉盛澜嘴角更是不露痕迹的扬了扬,他果然没看错这丫头。
    厉锦泽也刚好回家,和小叔厉盛澜站在一起,见小叔没进去他也停了停,同样听到了唐心刚才那番话,心里总觉得唐心在乎小叔,他很不舒服。
    司夫人怒从心起,对唐心自然不需要客气,她也压根不把唐心放在眼里,直言:“你算什么东西?这是厉家和司家的事情,岂能由你个小姑娘胡说八道?”
    司夫人起身,气场强大,年轻时候的她也是个女总裁,对付唐心这样的小丫头自然不在话下,光是从气场上也碾压了。
    但唐心却并无惧怕之意,面对强势的司夫人,她没有后退,而是坦言:“我有没有胡说八道司夫人心里自有定数,只是想劝司夫人一句,别把话说得太死免得日后打脸。”
    司夫人冷笑,一个小丫头也敢这样对她说话,反了天不成?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?我做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教,这么不懂规矩的丫头,看来是缺了管教。”司夫人抬手,正准备甩唐心一巴掌,警告她不要乱说话,也不是谁的闲事都可以管。
    巴掌却并未落到唐心脸上,而是被林深拦住了。
    “我看谁敢动她。”
    说话的是坐在轮椅上的厉盛澜,他气场强大,浑身散发着帝王之气,即便坐着轮椅,他也并不比任何人低,反倒让人惧怕他。
    他抓住唐心的手,护住她,他的女人没有人敢动。
    唐心:“……”
    他怎么回来了?
    厉盛澜抬眸,薄唇轻启透着寒意:“就算司家不提退婚的事,我也会提的。”他从来不喜欢司容容,当初他腿好的时候,司容容成天围着他转,他却不曾多看一眼。
    家族联姻,只是因为需要,他并不在乎身边的女人是谁,既然她逃了婚,便是自己放弃了厉太太的位置,厉盛澜并不觉得可惜,不过却因为这件事情看清了些事情。
    此时,他把唐心的手抓得这么紧,她和其他女人是不一样的。
    “厉盛澜,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,这婚事便是退了,希望你不要再缠着我们家容容。”司夫人和司老爷离开了厉家。
    沙发上的厉爸和厉妈气得不行。
    厉盛远和肖云淑也气得要命,只有厉锦泽的关注点是小叔一直拉着唐心的手不放,小叔在护唐心,唐心也在替小叔出头,难道他们真的相互喜欢吗?
    不可能,唐心是为了报复他才故意和小叔在一起的,他们不可能有爱情。
    唐心甩了甩厉盛澜的手,不想继续被他拉着,这么多人都看着呢,怪尴尬的。厉盛澜却故意抓得很紧:“跟我上楼。”
    唐心:“……”
    干什么?
    厉家人都盯着唐心,尤其是厉妈妈的眼神中带着同情。
    自从儿子腿伤后脾气就越来越怪,厉妈妈很多时候在儿子面前不敢说话,一个劲的想着让他高兴,顺着他的心意来。刚才他抓唐心的手她不是没看到,心里也觉得别扭,毕竟唐心是媛媛的同学,和儿子差着辈分。
    但眼下儿子让唐心去楼上,厉妈妈却不好拦着。
    “哦。”唐心点头,跟着厉盛澜去了书房。
    他坐在轮椅上很安静,不说话的样子看起来很冷,唐心也不知道他是在生气还是在怪她自作主张来家里,但现在她要不解释两句,恐怕真混不过去。
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    “是媛媛,她说司家的人来退婚,我想着万一能帮上忙呢!”
    “所以,你真生气了?”
    “你要是怪我,下次我就注意点,不自作主张。”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介意退婚的事情?你在想她吗?心里难受?”
    难受也是正常的,这种事放谁身上都得难受。想想厉盛澜多骄傲的人,他怎么甘心在轮椅上坐一辈子呢!
    许久,厉盛澜才开口:“所以,你是在担心我?”
    他感受到了唐心的关心。
    唐心:“……”
    他的关注点这么奇怪?
    唐心笑了笑:“昨天晚上你安慰了我,总得做点什么回报你嘛!既然你没事,那我先出去了。”
    “嗯。”厉盛澜点头。
    唐心从书房出来,被厉妈妈叫到了她的房间。
    厉妈妈拉着唐心的手在安慰她:“盛澜没欺负你吧!奶奶替他说声对不起。”厉妈妈叹气:“自从盛澜的腿伤后脾气也古怪,也不愿意跟我们多说话,我这个当母亲的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呀,刚才司家的人又来退亲,他何等骄傲的一个人呀,怎么受得了这些?
    如果盛澜对你说了什么难听的,你别跟他计较,奶奶给你赔个不是。”
    厉妈妈一口一个奶奶的,称得唐心好不舒服,这辈分也太奇怪了。
    “厉奶奶,我真的没事,厉先生没对我怎么样,刚才他把我叫书房其实是跟我说谢谢的,他感谢我替他说话。”唐心说。
    “是吗?”厉妈妈觉得意外:“盛澜能跟你说谢谢,说明你在他心里不一样。我就说嘛,咱们心心最讨人欢心了,奶奶能不能麻烦你多关心一下盛澜呀!
    他总把自己封闭起来,也不跟我们交流,时间长了可怎么得了。刚才在客厅,盛澜主动护你,还拉你的手,说明他不讨厌你,要是你能替奶奶多关心一下他就太好了。”
    唐心:“……”这不合适吧!
    总觉得厉妈妈的要求有些奇怪。
    厉妈妈见唐心犹豫,心想唐心是个小姑娘,让她去关心一个比自己大九岁的男人,确实不合适,何况他俩还差着辈分。
    厉妈妈便接着说道:“我看盛澜拿你跟媛媛差不多,可能是你俩投缘。奶奶知道你是个小姑娘多少有些不方便,但奶奶还是希望你能替奶奶多关心盛澜,奶奶没有撮合你们的意思,也没多余的想法,只是单纯的希望你能帮到他,心心你明白奶奶的意思吗?”